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三安光電200億市值真相 路燈高價賣給地方政府

發布日期:2013-04-12    瀏覽次數:1783

  三安光電是壹家近5倍市值于勤上光電(002638.SZ)A股市值最大的LED公司。它不生產,僅外購路燈,地方政府再以最高1.24萬元/盞向它買,比市價貴3倍。

 

  它不生產,僅外購路燈,地方政府再以最高1.24萬元/盞向它買,比市價貴3倍;它是中國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但下游的主流客戶并不怎么買它的貨,大主顧呢?是被隱藏了身份的關聯方!它的工廠造價遠高于同行;借殼上市以來超半數利潤、近四成凈資產來自政府饋贈……

  這是壹家近5倍市值于勤上光電(002638.SZ)A股市值最大的LED公司。

  與被質疑涉嫌欺詐上市的勤上光電不同,三安光電(600703.SH)位居LED行業的上游芯片環節;與勤上光電相同,三安光電亦存在內部員工在外成立公司,繼而成為公司大客戶,但卻未予披露等情況。

  三安光電是壹家主要從事全色系超高亮度LED外延片、芯片、化合物太陽能電池、高倍聚光光伏產品等的研發、生產與銷售的公司,總部坐落于廈門,產業化基地分布在廈門、天津、蕪湖、淮南、泉州等多個地區。

  三安光電的故事始于2008年7月借殼*ST天頤成功,從此,它從偏安閩南壹隅開始了令人瞠目的業務擴張和股市神話。從2008年到2012年,三安光電凈利潤暴增15倍,股價最高漲至2010年8月的129.34元(復權價),達18.3倍。

  伴隨股價暴漲,自2009年開始,三安光電連續兩次非公開發行共融資38億元。2011年4月,三安光電試圖公開增發募資不超過80億元,后削減至不超過63億元,但因市場環境發生變化而終止。

搭乘連續融資的東風,借殼上市之初凈資產不足5億元、總資產不足9億元的三安光電,截至2012年末,已成為凈資產達60億元、總資產超百億元的滬深300和上證180成份股公司,最多時有近90只基金重倉。

  然而,《證券市場周刊》調查發現,三安光電借殼上市以來,不僅超半數利潤來自政府補貼,其LED路燈(下稱“路燈”)、LED芯片(下稱“芯片”)、黃金廢材料回收三大主營業務問題重重,關聯大客戶被非關聯化處理,天津和蕪湖項目還涉嫌虛增投資。為方便讀者理解,我們配發了PDF文檔(鏈接地址:http://www.capitalweek.com.cn/2013-03-28/1508881417.html)。

  如果謹慎的投資者觀察這家公司的歷年利潤——切去非經常的“政府補貼”,再切去實質為政府補貼的“路燈貿易”的“利潤”,再切去由關聯方支撐的“芯片業務”,最后切去不可靠的“黃金廢材料回收業務”,就會發現,香腸已經切到手了。

  然而,這正是支撐這只200億元市值、每天有活躍成交量的大牛股的冰冷的基本面。

  上:萬元路燈真相

  三安光電三大主營業務中,路燈最近幾年在公司的主營利潤構成中占比越來越大(圖2)。2011年,三安光電近半數的主營利潤來自路燈(圖3)。

  2010年以來,三安光電從蕪湖、淮南、泉州和安溪等地政府手中,獲得總計高達26.5億元的路燈訂單(表1)。

  雖然在公告中三安光電稱,大功率路燈為“公司設計并生產”的,但《證券市場周刊》調查發現,公司的路燈幾乎都來自外購。

  而且,三安光電提供給各地政府的LED路燈價格遠高于市價,尤其是泉州、安溪,更是超出市價的3倍。

  此外,三安光電與各地政府簽訂的路燈合同,不僅存在執行難的問題,還涉嫌違反政府采購相關法律。

  LED路燈掮客

  2011年11月末,行業權威研究機構——高工LED產業研究所(GLII)(下稱“高工LED”)發布“2011中國LED路燈企業競爭力排名”,對LED路燈市場進行了詳細調查,涉及國內186家LED路燈企業的生產和銷售情況,以及超過50個城市LED路燈的安裝情況。

  這份排行榜前三名分別是江蘇史福特、達進東方照明(00515.HK)、勤上光電。廈門信達(000701.SZ)旗下的廈門市信達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信達光電”)排名第五。信達光電2011年營業收入2.6億元。可是,當年路燈收入5.8億元的三安光電卻不在榜單之列。這是高工LED的紕漏,還是三安光電路燈收入另有隱情?

  廈門信達2012年度第壹期短債募集說明書提到:其子公司信達光電在執行由三安委托加工的訂單,主要是蕪湖6億元市政LED路燈。截至2012年3月,信達光電已經執行了4.37億元的訂單金額。

  據三安光電年報,蕪湖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下稱“蕪湖住建委”)2010年和2011年兩年共采購3.71億元路燈,三安光電2010年和2011年供應蕪湖的路燈可能全部來自信達光電。

  2011年,三安光電的全資子公司安徽三安光電、天津三安光電和廈門三安光電占據信達光電前五大客戶中的三席,貢獻其92%的營收。在廈門信達的2012年半年報中,也披露公司正在執行蕪湖、淮南、泉州等地的路燈訂單。這些城市與三安光電獲得路燈訂單的地方吻合。

  2012年12月,《證券市場周刊》在福建安溪縣調查時發現,安溪城區道路包括居民小區幾乎全部更換LED路燈完畢,但多處路燈的銘牌顯示的制造單位為信達光電。

  據了解,安溪縣LED路燈采購、??安裝與運營都由安信合同能源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安信合同能源”)具體運作。其相關負責人向本刊透露,安溪全部的LED路燈來自信達光電。而三安光電應用科壹位員工向記者坦言,公司未來會以自己名義生產應用產品。

  多個證據表明:三安光電的LED路燈來自外購,并不是其宣稱的自行“設計并生產”,三安光電在LED路燈業務中只起到從政府拿合同的“掮客”角色,貢獻三安光電2011年近半數主營利潤的路燈業務實際上是路燈貿易。

  1.24萬元壹盞燈

  外購來的路燈,賣得有多貴?

  三安光電在蕪湖和淮南兩地政府采購合同公告中,對路燈采購單價未提及;在泉州和安溪的路燈采購合同公告中,公司稱采購價為每瓦62元。

  蕪湖住建委壹位官員向《證券市場周刊》透露,采購三安光電路燈的價格是每瓦46元。以此推算,按照合同采購型號,合每盞路燈(90-200瓦)4140-9200元。泉州和安溪按每瓦62元算,兩地LED路燈(60-200瓦)約為3720-12400元/盞。

  據本刊記者在上述四地的調查,各地合同中所謂“路燈”,并不包括路燈桿、線纜和施工安裝等,采購價高達萬元的LED路燈僅包括壹個路燈燈頭——而且,不是帶太陽能電池板、蓄電池的太陽能路燈,只是普通的市電路燈。

  在蕪湖政府采購指定信息發布媒體蕪湖市招標采購交易中心網(http://www.whzbb.com.cn/)上,本刊記者發現,許多道路的路燈燈桿、線纜、安裝與調試是單獨招標,招標公告注明LED路燈燈頭由招標方提供。

  萬元路燈,有多暴利?

  三安光電應用部壹位負責人對《證券市場周刊》直言不諱地說:“……現在國內估計沒有人做得像我們這么高的價格……”

  由信達光電提供的壹份2012年的LED路燈報價表顯示,各型路燈報價合每瓦16-19元。信達光電人士表示,“價格還可以再商量。”

  高工LED告訴本刊,當前LED路燈市場競爭激烈,價格混亂,但總體價格不斷下降。據其提供的數據顯示,純LED路燈(即燈頭),2010年為30元/瓦左右,2011年為23元/瓦左右,2012年則降至15-16元/瓦。

  2012年,半導體照明產品財政補貼推廣項目招投標,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受財政部、科技部、國家發改委等委托招標采購大功率LED路燈,包括外資大廠飛利浦等在內的共110家企業參與招標,LED路燈中標均價低于15元/瓦,其中最低報價只有8元/瓦。

  對比之下,萬元路燈的單價大大高于市場均價。如果2011年按23元/瓦的單價來算,蕪湖46元/瓦的訂單執行價格超出市場均價1倍,泉州和安溪的62元/瓦訂單價格超出市場均價1.5倍;到2012年,按15元/瓦的市場均價來算,三安光電在泉州和安溪路燈訂單價格超出市場均價3倍還多,即使按信達光電最高19元/瓦的報價來算,兩地政府采購的路燈也超報價226%。

  在2012年半年報和年報中,三安光電沒披露之前壹直分列披露的LED路燈主營收入和毛利率。三安光電內部人士對《證券市場周刊》稱,路燈毛利率太高,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隱去。

部分路燈訂單或成空頭支票

  考察三安光電路燈訂單的執行情況,《證券市場周刊》發現,在這些與地方政府簽訂的大額路燈采購合同中,除淮南市城鄉建設委員會(下稱“淮南城建委”)路燈訂單執行情況較好外,其他訂單可能存在合同執行難的問題(表2)。

  三安光電的26.5億元路燈訂單中,部分訂單可能是空頭支票。

  截至2011年,蕪湖住建委兩年共采購LED路燈3.7億元,這意味著,如果要履行3年共6億元采購合同(表1),在2012年至少要完成2.3億元的路燈采購。但2012年年報披露,蕪湖住建委并未進入三安光電的前五大客戶,而第五大客戶貢獻的營業收入為1.54億元。

  本刊記者從蕪湖路燈采購相關知情人士處獲悉,2012年采購的三安光電路燈較少,大部分是德豪潤達(002005.SZ)和問天量子的路燈。三安光電公開資料也顯示,2012年上半年,蕪湖住建委僅采購了不到3800萬元的路燈。

  在三安光電與泉州和安溪簽訂的LED路燈采購合同中,同樣有類似每年采購額的規定。泉州和安溪的路燈采購合同執行期都為四年,2011-2014年,兩地每年應分別采購1.63億元和2.37億元。

  合同顯示,安溪四年需要采購總額9.5億元的路燈訂單。截至2012年末,安溪國有資產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安溪國投”)采購總額為4.35億元。

  安溪新聞網壹則報道稱,安溪縣城區共有路燈和景觀燈近2萬盞。前述安信合同能源負責人也向本刊記者透露,截至2012年底,安溪縣已經完成城區全部2.4萬盞路燈及景觀燈的更換與安裝。

  如果安溪新聞網報道屬實,安溪國投已經執行4.35億元的合同,即使按每盞1.24萬元的最高價來算,也采購了3.5萬盞路燈,遠遠超過安溪路燈與景觀燈的實際安裝需求。而安溪仍有5.15億元訂單需執行,未來兩年將面臨如何執行的問題。

  泉州的訂單的問題似乎更大。

  合同顯示,自2011年開始的4年,泉州每年向三安光電采購LED路燈1.63億元,而三安光電的報表顯示,2011年泉州未從三安光電采購任何路燈;2012年,泉州也未進入三安光電前五大客戶。《證券市場周刊》2012年12月在當地了解到,泉州市當時只有壹個區在換裝LED路燈。泉州市的路燈訂單更像是壹張空頭支票。

  關聯方“救駕”路燈業務

  2012年,三安光電的路燈業務出現了壹個新客戶——安信合同能源,而本刊記者在安溪當地調查得知,安信合同能源是三安光電的關聯方。

  據其官網(http://www.anxinled.com)介紹,公司是壹家基于合同能源管理機制運作的、以節能服務為直接目的的專業化公司,是由廈門信達、安溪縣對外貿易公司等多家企業在泉州(湖頭)光電產業園合資創辦的。

  而安溪新聞網壹則題為“力爭成為合同能源管理模式示范縣”的新聞中提到:安信合同能源公司注冊資金1億元,由安溪縣對外貿易公司(安溪縣政府國有獨資企業)出資4000萬元、廈門信達出資4000萬元和三安光電出資2000萬元。三安光電在其中持股20%。

  安信合同能源內部人士在與本刊記者交談中透露,該公司股東持股比例是廈門信達占40%,政府(安溪縣對外貿易公司)占40%,三安光電占20%。證實了上述新聞報道。

  三安光電2012年年報披露,安信合同能源為公司的第二大客戶,貢獻了3.27億元的營業收入,占公司全年營業收入的9.74%。但在年報的重大關聯交易披露中,并無安信合同能源的名字。

路燈政府采購不公開,涉嫌違法

  在當地政府采購指定信息發布網站上,關于三安光電蕪湖等四地總額26.5億元的政府采購,記者未查閱到LED路燈訂單的相關招投標信息。

  如,蕪湖市招標采購交易中心網(http://www.whzbb.com.cn/ )從2007年到2013年最新共33頁“路燈”信息,無任何有關三安光電2010年簽訂的6億元路燈的招投標信息。

  蕪湖市招標采購中心壹位人士對本刊記者表示,只要公開招投標,都會在招投標網上公布,不存在招標完后撤下公告的情況。

  相關法律人士稱,路燈屬于公共設??施,路燈采購不屬于國家秘密,也應該沒有不便公開的商業秘密,且三安光電的訂單金額巨大,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必須公開招投標。而且,他斷然否定可以“因政府招商引資優惠不用公開招投標”。

  對此,蕪湖市住建委市政公用事業科負責人在與本刊記者交談中閃爍其詞,最后干脆說不知道,并拒絕進壹步解釋。知情人透露,該科負責蕪湖市路燈項目。

  蕪湖市另壹位政府官員透露:“三安光電是招商引資項目,不需要公告。市領導出面搞壹個會議紀要之類的東西,定下來后和相關職能部門簽合同。這些合同保密,連我們都沒看到過。”

在安徽淮南和福建泉州的政府采購網站上,《證券市場周刊》記者同樣未看到三安光電相關巨額訂單的招投標程序。

  中:隱藏的關聯方

  路燈業務問題重重,三安光電的芯片業務又如何?三安光電2011年來自芯片銷售的收入為10.2億元,在2012年年報中該分項數據并未披露。

  2012年12月,《證券市場周刊》采訪了國內近20家LED封裝和應用主流企業,調查三安光電的芯片在下游的使用情況,結果令人吃驚。三安光電作為LED芯片龍頭企業,采訪中多數封裝企業表示,很少采購其生產的芯片(表3)。

  主流封裝企業采購三安光電芯片并不多,那么三安光電LED芯片賣給了誰?

  《證券市場周刊》調查發現,近年來三安光電芯片業務的前三大客戶實為關聯企業,而公司公告中卻稱,“與公司關系”為“非關聯方”。

三安光電前五大客戶中,除了獲得地方政府路燈采購的蕪湖住建委、淮南城建委和剛剛獲得的泉州和安溪國投外,出現頻率最高的是三家公司——深圳市安普光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安普光光電”)、深圳市天電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天電光電”)和信達光電(表4)。

  《證券市場周刊》調查發現,上述三家公司部分股東居住在廈門,他們大多是三安光電董事長林秀成的安溪老鄉,并與三安光電存在著錯綜復雜的關系。

  信達光電實為三安集團合資公司

  自2009年開始,信達光電長期位列三安光電芯片業務的第壹大客戶。

  信達光電于2007年10月在廈門注冊成立,由廈門信達和廈門朗星光電有限公司(下稱“朗星光電”)合資設立,朗星光電的股東為陳云南、李尚武(圖6)。

  據本刊取得的資料顯示,2007年信達光電董事會成員為周昆山、林志強、陳淑照、杜少華、廖明月;周昆山為公司董事長,林志強為公司經理。林志強正是三安光電實際控制人林秀成的兒子,現為三安光電的總經理。

  信達光電2008年1月的壹次股東會議資料顯示: 廈門信達與朗星光電全體股東均到會,免去林志強、廖明月、陳淑照董事職務,補選劉宏、孫會忠和范丹為董事,劉宏為總經理。從此,朗星光電兩名股東陳云南與李尚武未再出現。而自2008年1月已不再擔任總經理的林志強,在2008年12月財務報表單位負責人壹欄卻出現了署名“林志強”的簽字。

  據媒體報道,朗星光電為三安光電大股東福建三安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三安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原為三安電子應用事業部,因業務發展后獨立注冊。

  《證券市場周刊》實地調查發現,朗星光電與三安光電僅隔壹條馬路,在朗星光電所在的院內還有安美光電、三安集團部分辦公區。據該院內三安集團的壹位員工透露,朗星光電就是三安集團的;另壹位曾在三安光電及朗星光電都工作過的離職人員也稱,三安集團實際擁有朗星光電。

  而據本刊記者獲得的三安集團2012年最新員工花名冊顯示,李尚武為三安集團總經理辦公室人員。

  安普光光電股東之壹系三安集團財務人員

  安普光光電為三安光電芯片業務的另壹大客戶。

  2009年4月,安普光光電在深圳注冊成立,壹直到2011年底,注冊資本始終為1250萬元。就是這樣壹家LED封裝領域的袖珍企業,成立當年便與三安光電發生了至少520萬元的業務往來,并且在隨后的兩年里穩居三安光電芯片業務客戶前兩名。2011年,安普光光電從三安光電采購了高達8073萬元的LED芯片。

  資料顯示,安普光光電股東曾發生多次變更。2011年,公司創始股東李來全、張錦燕、林泉相繼退出,新進兩名股東自然人為黃皖明與吳香輝(表5)。

  其中,退出前為安普光光電第壹大股東的李來全為安溪人,身份證上顯示的住址為安溪縣鳳城鎮大同路1號,而這是安溪縣政府所在地。

  《證券市場周刊》由廈門市公安局信息中心獲得資料顯示,李來全于2010年8月份來廈門,目前仍為流動人口,戶口并未遷入廈門。在廈門也并沒有壹處房產記入其名下。《證券市場周刊》記者多次造訪李來全登記的住址,均未尋到其本人。

  本刊記者調查發現,現年49歲的李來全為廈門市安溪經濟促進會第二屆、第三屆理事。據廈門市安溪經濟促進會工作人員介紹,李來全就職于三安集團。這在三安集團員工花名冊已得到證實,花名冊顯示:李來全為三安集團財務部人員。

  與此同時,從安普光光電退出另壹股東林泉則為三安集團工程部GaN芯片工程師。

  2012年中報,安普光光電不再出現在三安光電大客戶名單中。2012年年報中,安普光光電為三安光電第三大應收賬款方,應收賬款金額為3951.70萬元,關系為“非關聯方”。

  天電光電股東與林志強是“發小”

  妳方唱罷我登場,安普光光電從三安光電前五大客戶名錄中消失,天電光電出場。2012年上半年,天電光電成為三安光電LED芯片業務的第二大客戶。

  天電光電于2007年由萬喜紅、羅龍和雷玉厚三人在深圳設立,隨后吳中主與劉耀德兩名自然人加入(表6)。2011年,注冊資本僅900萬元的天電光電至少向三安光電采購了1393萬元的LED芯片。2012年中報,這壹數字上升至3824萬元。

  劉耀德、吳中主與林志強均為安溪人且年齡相仿。

  據劉耀德本人透露,他與林志強為小學、初中同學,曾為同桌。更巧的是,劉耀德不僅為天電光電的股東,同時目前還是信達光電的高管。劉耀德為林志強的同學,為何不去三安工作?據他說,外面有幾個公司用他的名字投資,不能去三安光電工作。

  而吳中主的哥哥向本刊記者透露,吳中主及妻子周錦芳都就職于三安光電,系三安光電員工。

  本刊記者獲得的三安集團員工花名冊中和由廈門市公安局信息中心提供的資料顯示:周錦芳為三安光電市場管理部訂單助理;吳中主就職單位為福建三安集團,從業狀況為職員。

  斷流的黃金廢料利潤源

  廢料銷售是三安光電第三項主營業務,也是其重要的利潤來源(圖3)。

  三安光電材料、廢料銷售業務毛利率高達90%以上,且近年營收增長迅猛,財報顯示,從2008年的594萬元增加到2012年的2.3億元。2012年,該項業務貢獻公司高達26.4%的主營業務毛利。

  2013年1月,其廢料銷售業務的主要合作方昆明銀鵬工貿有限公司,因廢水污染問題被昆明市西山區環保部門關停(圖7)。

  據了解,這些廢料主要為黃金等貴重金屬。國內另壹大LED芯片生產企業浪潮華光鄭鐵民總經理告訴本刊記者,黃金廢料主要產生于LED芯片的“蒸鍍”環節,企業通常采用“蒸鍍”工藝將黃金“粘到”芯片上,但在蒸發體中,黃金會四處亂飛,沒有落在芯片上的黃金便成為廢料落在爐底。

  鄭鐵民補充說,這壹部分黃金廢料占到整個生產流水線的絕大部分,“爐底每10天左右就需要清理壹次,回收的黃金壹般外包給專門的回收企業。”據其經驗,每生產1600KK芯片就需要消耗黃金10公斤左右,又因生產工藝和規格的不同,黃金消耗量相差可能達到1倍左右,大概為5-10公斤。而每消耗10公斤黃金,通過提純后便有8公斤左右可以回收循環利用。

  這也就意味著,三安光電將可供回收利用的黃金銷售出去,然后再重新購買黃金。而這種做法在業內并不多見。

  另壹家LED行業上市公司干照光電(300102.SZ)證券部人士此前透露,公司的黃金廢料大部分都回收再利用了,不過沒有具體的統計有多少。2011年,干照光電3.77億元的營業收入中,99%左右為芯片和外延片收入。

  這部分業務,在昆明銀鵬工貿被關停之后,尚不知三安光電如何應對。

  下:涉嫌虛增投資

  在規模相當,設備、廠房設施基本無差別的情況下,三安光電天津項目比干照光電揚州項目(下稱“干照揚州”)多花了4億元,涉嫌虛增資產。

  與天津三安壹樣,干照揚州的LED 外延片及芯片項目主要生產紅、黃光芯片,為干照光電的主要募投項目之壹,該項目建造規模比天津三安項目稍大。

  財報顯示,干照揚州項目從2010年便開始興建,截至2011年年末,該工程的主體工程和配套工程全部竣工,除配套流動資金外的固定資產和土地投入約為5.5億元。

  截至2012年年末,天津三安19臺MOCVD及其配套設備、土地廠房等總投入達到9.65億元。

  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天津三安與干照揚州的MOCVD設備都購于全球兩大MOCVD設備寡頭,單臺價值均超過1000萬元,在生產設備及工藝基本壹樣的情況下,天津三安竟多花了約4億元。

  同樣,投資總額達66億元的蕪湖的光電產業化(壹期)項目也存在涉嫌虛增投資的情況。

  如果簡單的按每臺MOCVD對應外延片、芯片生產線固定資產單位投資額的話,干照揚州MOCVD單位固定資產投資只有2619萬元,而三安光電天津和蕪湖項目分別達到4741萬元、4948萬元,分別高出干照揚州項目81%和89%(表8)。

  理論上,規模越大,各項投資配比越經濟,每臺MOCVD設備的對應單位固定資產投資額也會越少。然而,同樣是外延片配套芯片生產線,規模更大的蕪湖三安、天津三安卻比干照揚州的單位投入更高。

  超半數利潤來自政府“饋贈”

  三安光電年年翻番增長的業績,無疑是資本市場追捧的重要原因。

  但本刊統計,三安光電有超過壹半的利潤來自營業外收入,而營業外收入的主體是各類政府補貼。

  自2008年借殼上市以來,三安光電獲得各類名義的政府補貼總計高達29億元,主要源于兩類:設備購買和科技三項(表9)。

  借殼至今,三安光電共計為股東貢獻稅前利潤31.3億元,而其中來源于政府補貼的營業外收入也高達16.6億元,超半數利潤來自政府補貼。

  不僅利潤,三安光電資產的滾雪球式增長,政府“饋贈”也幫忙不少。2012年年末,三安光電包括少數股東權益在內的實際凈資產有78.2億元(所有者權益為62.9億元,加以“其他非流動負債” 列賬,尚未確認收入的各類政府補貼15.3億元),而三安光電獲得各類名義的政府補貼總計高達29億元,近四成的凈資產是來自政府“饋贈”。

  三安光電為何能獲得如此大量的補貼優惠呢?

  《證券市場周刊》了解到,壹方面,因為迎合了地方政府追求GDP增長訴求。

  三安光電在當地投巨資建廠,不僅能帶動當地的就業,也帶動了當地相關產業集群發展。

  另壹方面,三安光電趕上了政府扶持LED產業發展的“好日子”。

  2009年,國家發改委出臺《半導體照明節能產業發展意見》。同時,節能環保產業被定為“十二五”規劃的七大新興產業之壹。在政策號召下,地方政府對LED行業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

  隨著各地投資LED熱情逐漸退卻,蕪湖、揚州等各地方政府對LED關鍵設備MOCVD購置補貼政策相繼到期結束,企業投資、政府買單的好日子到頭了。

  2012年,三安光電全年來自設備購買的政府補貼僅有5100萬元,科技三項等其他補貼也大幅下降。

  國內經濟增長放緩以及資本市場嚴峻的環境,也讓三安光電的第三次融資未能如愿,三安光電“補貼—擴張—再融資”的發展模式面臨危機。(證券網)

各种少妇WBB撒尿